新闻资讯

栏目导航
新闻资讯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总部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华为沟通会回应“背景、后门”质疑:最坏时仍有备胎计划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4-01

  2019年3月29日上午,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华为在深圳总部发布了2018年的全年业绩情况,从披露的数据来看,这是华为第一次在营收上跨进“千亿美元俱乐部”的里程碑时刻。

  1987年的10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用2万多元人民币在深圳湾畔一处杂草丛生的简易房内开始创业,经历过几次“生死之战”,华为活了下来,并且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财报显示,2018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为593亿元,同比增长25.1%。

9f2f070828381f30bb6f619ef152db0c6e06f06f 拷贝

  这本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但比起鲜花和掌声,此时的华为也许更需要在全球市场上以一种更加“透明”的方式展示出自己的实力。记者注意到,和以往不到20人的小规模财报发布会相比,2018年华为业绩沟通会的现场,聚集了来自于全球不同国家的近百位媒体记者。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沟通会上的开场白中提到,“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也最容易从外部加强,面向未来,华为将努力排除外部干扰,不断改进内部管理,沿着既定战略方向前进。”

  “在过去30年的实践里,华为有全行业最好的网络安全记录,所有重大安全事故没有一起与华为有关;在过去多年,英国、美国、芬兰等专业评测机构对华为设备做了严格测试,按照权威测试机构的结果,12项中有9项华为的领先,其他三项高于平均值。”郭平说。

  可以看到,过去半年,美国特朗普政府努力呼吁在世界各地禁止华为的产品(尤其是在5G无线网络中),原因是担心华为的设备可能被用于监控等目的。近日,英国监督机构发布了针对华为网络安全监督的报告,并提出了警告。而在现场,关于华为“是否存在后门”、“谁拥有和控制华为”、“华为的网络是否安全”的提问占据了整体会议的过半时间。

  面对“噪音”,郭平一一作答。

  “华为产品没有任何后门,现在华为也打开了前门,开放了源代码,相关机构对华为做了最严格的测试。”郭平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表示,当前华为在网络安全上受到的测试是前无古人的。他呼吁更的同行企业加入这样的安全测试,“不要被华为甩开太远。”

a8ec8a13632762d0944f4af9f7bf9ffe503dc6df 拷贝

  郭平在财报会上还谈到了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封杀,“对于美国的做法,用中国话说,他们连吃相都不管了,我为这些绅士们感到遗憾。他们的行动对我们造成了一些困难,我们会通过沟通、基于实践获取客户更多的信任,各个国家和客户基于自身的判断,基于标准和事实,做出了有利于自身的判断,华为要自己努力,为选择华为的国家和客户在数字经济发展中获得优势。”

  对于“华为是否会像中兴通讯那样遭遇美国在供应链上的封杀,如果出现情况华为是否有预案?”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华为遵守各国法律,没有看到美国对我们施加行政制裁的理由。

  郭平表示:“ICT发展过程中,早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华为与合作伙伴一起合作打造最有竞争力的产品。不过,华为发展过程中也有自己的备胎计划,胎破了的话还有备胎,保证持续性增长。”

  消费者业务收入首超运营商业务

  从各个主营业务来看,华为运营商业务实现销售收入2940亿元人民币,与上一年基本持平。企业业务实现销售收入7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8%。消费者业务实现销售收入348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5.1%。此外,华为云业务上线超过160个云服务和140个解决方案,AI服务在十大行业超过200个项目进行探索。

  郭平表示,2018年华为出现了结构上的变化。运营商业务在2018年基本持平,并被消费者业务取代成为华为最大的营收部门。

  “运营商业务的业绩在管理层的预期之内,当前全球电信投资大致上是比较平稳,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用人民币统计下滑1.3%,美元统计口径增长0.2%。运营商业务在2018年面临的环境是4G大规模投资完成,5G投资刚刚开始。”郭平说。

  但他也同时强调,这并不代表运营商达到了天花板,5G的发展像过去100多年的电力一样,从过去给各家点灯,发展到使能家用电气。

  华为2018年智能手机发货量2.06亿部,成为华为营收占比最大的部门。郭平纠正媒体表述,称消费者业务还没有成为最赚钱的部门,消费者业务未来发展还有很大空间。

  对于华为的企业业务营收2018年首次超过了100亿美元,郭平表示,华为在企业业务的对手,体量是华为企业业务的13倍,未来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华为企业BG总裁阎力大日前表示华为企业业务收入保持平均每两年翻一番的发展速度。

  在现金流上,华为2018年现金流略微下降。郭平表示,主要是因为2018年进一步加大了研发的投入,并适当的增加了库存以应对外部的不确定性,但是目前的现金流状况仍然是非常健康。

  华为没有背景也没有后门

  面对这一年来关于安全的“噪音”,华为的每一次回应都相当克制,在呼吁寻求市场公平的同时,也希望(美国)能够打开沟通通道,让技术不被关在“小黑屋”。

  而在业绩沟通会现场,围绕着不断抛出的国际挑战问题,郭平笑言:“美国是’神助攻’,外部压力,特别是不公平不公正的压力,会让我们更坚强。美国政府所采取的行动,我们所有人都非常清楚了。用中国话来说,是吃相完全不管,我也很为那些绅士们遗憾。”

  对于近日英国市场的OB报告再次提及安全漏洞问题,郭平也在现场表示:“OB报告里说明了华为的产品没有后门,并且还打开了前门,进行了源代码的测试。他们对华为进行了行业最严苛的测试。按照OB报告的说法,英国的网络没有比去年更脆弱。针对英国给我们提出的更高的要求,华为去年董事会已经做了决定,决策投资20亿美元改善,不仅是结果可信,过程也更可信。”

  “华为产品、质量、安全会不断提升,希望其他公司也进行测试,提升行业水平。我们已经着手可信产品开发的高阶设计,5年后华为会建立起可信开发的新的标杆。在结果和过程可信上建立新的标准。”郭平还说道。

  对华为起诉美国政府的进展,现场来自于华为法务部的负责人宋柳平对记者表示,华为反对不是基于事实证据,而是出于政治原因,对特定国家和公司制裁。目前华为起诉美国政府的案件正在进行中,当前还没有进展披露。

  此前,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就外媒关注的有关《中国情报法》是否对华为的安全问题形成影响相关问题时表示,华为对任何政府、任何组织提出安装后门的要求都是坚决不会配合的。中国没有法律要求企业去安装后门搜集他国信息。按照____,如果____提出这样的要求,华为拒绝这样的要求也是有法律保障的。

  郭平认为,美国对华为的质疑不是因为上市、董事会成员的问题,而是因为“华为是华为”。

  “经常有人说华为是有背景的公司。”郭平说,不要竞争不过,就给华为抹黑,这种想法是失败者心理,希望美国政府能调整一下。现在是互联网时代,美国在很多领域领先,美国也应该允许在其他领域有其他国家的企业成长起来,不光是中国的企业,也许明天就是印度、波兰。

  “备胎计划”与2019年业绩预期

  面对近期一系列“外部噪音”:比如华为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中兴?如何解决多国安全审查?美国市场大门紧闭?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在此前的采访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都做出了回应。他对包括第一财经记者在内的媒体表示,“应该说今天可能碰到的问题,十多年前就已经意识到了,不是仓促、没有准备的来应对今天这个局面。问题影响是有,但不是很大。”

  而郭平则在财报发布会上进一步表示,华为有“备胎计划”,不需要过于担心。

  郭平表示,“ICT行业是全球高度合作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关于供应链的问题,比如我们车上都有备胎,任总在讲话中就说华为有自己的备胎计划。面对纷繁复杂的经营环境,华为在商业目的之前,将网络安全成为最高纲领。打开前门,让有关专业机构可以审视我们的源代码,是可验证、可核查的。据我所知,这是前无来者。”

  任正非曾在一次讲话中提到:“我们要坚持全球标准,原因是我们本来就是全球化公司,但也要随时准备应对各国的要求。世界在变化,我们有可能改变这个变化吗?改变不了,我们只能顺应,用多种路径应对。同时,我们自立必须要有实力,要有能力解决替代问题。我十年前讲,要按照极端情况进行备战,建立备胎,当时绝大部分人不相信。我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备胎就是___,什么时候打过核战争,一次也没打过。我们就要坚持用双版本,80%左右的时候都用主流版本,但替代版本也有20%左右的适用空间,保持这种动态备胎状态。”

  此外,在现场,华为披露了2018研发费用1015亿元,占销售收入14.1%,近10年研发费用投入超4800亿元。

  郭平表示,华为率先在全世界承诺不仅要结果的安全可信,而且要实现过程的安全可信,已经投入20亿美元未来致力于未来五年的安全可信的实现。而对于5G的进展,他表示目前已经拿下了30+个5G的商用合同,5G基站目前已累计发货4.5万个。

  “今年前两个月保持了30%以上的增长,三大业务部门的增长幅度均超过了两位数。同时在海外也保持了不错的增长,我们相信2019年全年也会保持这样的势头。”郭平表示。